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万词霸屏,如何区分灌水模式和合作对接模式!?

2021年06月24日 10:29

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的生活越来越离不开互联网,做生意亦是如此;全国各大中小企业,无论是什么行业都纷纷投入到电商之中,花大量的金钱去建立自己的企业官网,花尽心思引流。


但推广网站也不容易,也会遇到很多难题,比如:推广价格高昂,推广预算有限;同行竞争推广流量愈来愈激烈,推广难度不断增加;推广工具越来越多……

万词霸屏服务步入市场也很多年,现在基本被中小企业熟知,但是万词霸屏有很多种版本,有一些是灌水模式的,没有平台对接,有一些是做了平台对接的。

就是因为版本的原因出现了很多网络公司价格很低廉,主要原因是灌水形式的,所以价格低廉,最便宜的可能就几百元的,但是效果不尽人意,时间也耽误了。

万词霸屏其实也是seo优化的一种,只不过万词是通过对接B2B和新闻网站去进行帖子的优化。先发布信息,然后更大B2B和新闻网站被收录,然后产生排名。

价格也是各种价格都有,所以这个时候需要擦亮眼睛,去区分到底是灌水的,还是合作对接的形式,这个特别重要,如果是灌水的就不需要合作了,因为发了之后很多情况下会被删除信息,那么我们优联互通的万词霸屏有哪些优势呢?


1.时间快---3天到7天就能上线

2.词量多---几千几万甚至十几万以上个关键词

3.展现方式---官网展示或指定页面

4.手机端同样有大量排名和手机网站展现

5.没有网站,可以赠送模板建站

6.系统报表监控,可以查看每个词的排名位置,流量查看

7.不按点击扣费,不按词数收费,24小时在线

8.后台自动发布。简单易学

目前,万词霸屏系统推上来已经广泛应用于众多行业和领域,服务客户30多万家,开拓市场渠道10000多家,不仅效果好,上词数量多,而且费用低。在推广产品中可以算上性价比非常高的一款产品。


而优联互通的万词霸屏系统是基于公司多年的搜索引擎优化及运营经验,采用云+大数据+提权算法的思想整合全网资源开发而成,是一款集域名、网站、搜索引擎霸屏广告推广于一身的网络智能精准营销系统,一键发布,就可以将企业信息推广到百度、360、搜狗、神马首页,一天24小时展现、点击不收费、全国投放,是目前较先进、性价比较高的互联网营销系统。


相关推荐

网站建设后期维护问题也是要关心的问题

现在很多企业都开始考虑给自己建设一个网站。可能很多公司经营者感觉网站建设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情,但是在一些专业人士眼中,建设一个网站要面临的困难是非常多的。的确进行网站建设的过程中是比较简单的,但是光是制作完而不对网站进行后期维护,那么网站并没有真正的用起来。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接下来为您说说网站后期维护包含哪些内容:网站后期维护主要包含:安全维护,内容维护。网站建设后期维护之安全维护。经常有客户在网站建设完成之后便放到一边,而到了要用到的时候,却发现网站打不开,或者网站打开显示其他内容,甚至是跳转到了赌博网站,这对于一个公司的形象是极大不利的。可见网站建设后期维护是非常严峻的一件事情。因此网站要定期做安全维护,检查网站的打开情况,网站漏洞修复,网站数据备份,屏蔽恶意攻击ip,域名与服务器及时续费等等,这些都是网站安全性的一些基本日常维护。网站建设后期维护之内容维护。毕竟企业的网站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网站上面通常会有企业的介绍,产品信息,联系电话等,像电话、邮箱这些基本信息的更改一定要及时同步到网站上,万一客户打过去还是旧号码,就尴尬了。网站建设中的产品信息,通常是会定期进行更新,这样可以不断有新的内容呈现给用户看,外贸网站客户通常使用的是谷歌搜索引擎,而网站内容更新也可以提升一个网站的活跃度,增加谷歌搜索对网站的收录,这对网站在谷歌搜索排名的提升也是有帮助的。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具有10年制作经验,拥有多个稳定的开发团队小组,企业依托于互联网+,助力企业完成网站升级、更新,打开知名度。

2021年01月09日 14:40

租客网提供的每项服务都站在租客和房东的多重角度考虑!

最近在北上广深出租房子的房东们可能会明显感觉到自家的房子不好租,很多房东抱着“涨一涨”的心态调整了价格,结果房子根本无人问津,调整到正常水平后,才会有零星的中介带着租客来看房,直到把房租降低一些,才有租客表现出愿意议价的态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据统计,25个城市中还有14个城市租金出现环比下降。其中,北上广深租金分别环比下滑0.70%、2.30%、3.60%和2.50%。相比于去年房屋租赁市场的火爆,今年的租房市场则显得冷静许多,原因在于2018年各大核心城市的租金普涨,重要推手就是长租公寓之间爆发的抢房大战,长租公寓在资本的推动下,为了快速抢占市场,不惜高价争夺房源。比如,一开始3000的租金,经过多方几轮争抢,分分钟就被长租公寓加价到5000-6000,拿到房源后经过改造隔间,再将他们推高的房价转移到租客身上,租房毕竟是刚需,你不租有别人租,公寓不愁租不出去。根据去年8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房租同比涨幅最高的城市上涨幅度竟然高达70%,从租金绝对值来看,北京、深圳、上海,分别位列前三,北京的平均租金更是接近100元/月/平方米。并且这种情况是在经济增速、人均收入增速不相匹配的情况下发生的。正当抢房大战、租金贷等乱象愈演愈烈时,政府及时出手调控,约谈各企业负责人,遏制了租金快速上涨。深圳某位房东表示,“去年,我都不用亲自和他们联系,就等着看哪家最后出家高就行了,但是今年不一样了,有些中介觉得贵,直接就没有声音了。”出现的“租金下调”现象一方面使得房东的房源空置期加长,尤其是针对那些不愿意在原本租金的基础上进行下调的房东,从而导致了更大的经济损失;另一方面是针对租客而言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尤其是针对即将毕业的大学生而言,经济能力相对较弱,可支配收入不稳定,更需要相对宽松的租房经济环境。如何在供需双方中保持良好的平衡点,在维护市场稳定的同时使双方的需求得到最大化满足?为此,年轻租客群体的聚集地——租客网始终致力于为广大租客和房东提供优质服务。租客网提供的“线上实时看房”的服务,免除房东“租客看一次房,就要请假回家开门”的窘境,也帮助房东解决了“房屋钥匙托管”的问题,进而加快租房成交率,减少空置期所带来的巨大的经济损失。这项服务对于租客而言也大有好处,既解决了下班之后还要拖着疲惫的身躯东奔西跑看房的烦恼,也可以邀请朋友家人帮忙一起参考,给出更多建议,还能在白天和晚上等不同时间段查看房屋的采光情况,选择心仪的房源之后,就可直接联系工作人员实地看房,节省大量时间,还能多重选择、多样比较。租客网提供的每项服务都站在租客和房东的多重角度考虑,只有同时最大化满足双方需求,才能更好促进租房市场的稳定发展

2020年09月08日 10:26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